<address id="ffnvn"></address>

            
            

            <address id="ffnvn"><form id="ffnvn"></form></address>

              <form id="ffnvn"></form>
              翻譯政策匯總

              出國_回國_政策匯總_發布平臺

              那些選擇出國去看病的中國人

              2012年春,剛邁入職場的大學畢業生孫麗身體出現了不適:頭部一陣陣鈍痛、吃飯時吞咽也變得困難。她在北京三所三甲醫院輾轉了兩個月,但沒人能告訴她究竟得了什么病。

              這次毫無結論的看病經歷,讓孫麗命懸一線。直到2013年因為出現耳鳴,她又進行了一次檢查,才確定是顱內出現了罕見的破壞性脊索瘤。過往案例顯示,得了這種惡性腫瘤的患者會在確診后的數年內死亡。

              孫麗在北京的天壇醫院做了兩次痛苦的手術并接受三個月的放療,但復發跡象卻依然明顯。

              她通過向醫生、病友咨詢以及自己去上網查資料才知道,要想活命就必須接受一種“質子重離子治療”。該種醫學界最尖端的治療手段,效果和副作用都要好于常規的放療方案,目前全球已經有超過50家質子重離子醫療中心。但直到今年5月,中國的第一家質子重離子醫院才在上海開業。據當地媒體報道稱,該院擬在第一年接受診療人數僅為約300例,經過5年試運行后,年診療人數預計有可能達到1000例左右。這家醫院開業的第一周,就已經接受了上千例咨詢,最終經篩查只有20名符合適應癥的患者有幸入院就診。

              顯然,更多的救命機會眼下都在海外。如何抓住它們?這意味著與死神賽跑的孫麗,要設法自己去對接異國他鄉的醫療系統,要與各種瑣碎麻煩又陌生的就醫環節打交道,還要去適應當地的養病環境和生活習慣。

              后來,孫麗在網上找到一家名叫“攜康長榮”的出國看病中介機構。中介收取她2萬元的遠程會診費后,將國內已有的病歷翻譯之后發給了世界頂級的腫瘤研究機構之一——日本國立癌癥研究中心。兩個星期后,醫院表示愿意接收。此后,孫麗這趟出國看病的一切環節,比如預約醫生、辦理醫療簽 證以及抵日后的醫患溝通都交給攜康長榮負責,為此她又另外支付這家中介機構10萬多塊錢。

              2014年夏天,孫麗在日本待了一個多月,其間,她支付給醫院20多萬元,進行質子治療。今年早些時候,她又進行了一次復查?!拔也桓艺f以后會怎樣,但是我現在真的很好,能正常上班生活?!彪娫捓?,孫麗的語氣聽起來很輕松。

              沒人希望自己遇到孫麗這樣的病,我們都在小心翼翼地生活?,F在,我們還會這么做———當聽說滴滴打車總裁柳青這樣的名人自爆罹患乳腺癌,你可能會轉發與乳腺癌相關的科普文章,并發誓不能再那么拼命并戒掉各種壞習慣;知道霧霾成為致癌的兇手后,你咬牙買了空氣凈化器,每逢天朗氣清,你雖然想偷懶睡大覺,但還是堅持去了健身房。

              但像癌癥這樣的疾病,降臨在國人身上的概率還是太高了。在北京,癌癥連續8年居于死因首位,每一天就有113個新增的癌癥患者。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則顯示,中國在2012年已成為全球第一癌癥大國,一年的新增癌癥病例為307萬,占全球總數的21.8%。

              排隊掛號看門診、入院接受治療,帶著復雜的情緒期盼著健康的希望,當中還少不了找熟人托關系……對這樣的看病場景,我們并不陌生。但現在,越來越多罹患重大疾病的國內患者正在將生之希望寄托于海外求醫之旅。以孫麗為例,她選擇的看病地日本,癌癥患者的5年生存率達到64.3%。在國內,這個指標是30%。雖然過程復雜,但更高的治愈率,對患者的確具有很大的誘惑力。

              雖然截至目前,全中國總體有機會赴海外看病的人數仍然有限,僅有數千人,但每年的增長速度卻極快。攜康長榮給出的數據是,其出國看病業務從2012年開展至今,客戶數一直保持著每年兩到三倍的增長。另外一家出國看病中介機構盛諾一家的負責人蔡強則對《財經天下》記者表示,現在幾乎每一天都有新的中介誕生。

              這些機構多集中在北京、上海、深圳這樣的大城市,對接的首先是中國富裕階層那些“不差錢”的客戶,為他們從全球優質醫療資源中篩選匹配,提供私人定制化的重癥嚴肅醫療服務。此外,近年來,各種海外體檢或康復業務也正在紛至沓來。

              當然,我們也有理由樂觀地期待,隨著針對此類醫療服務相關費用的信息透明度的提高,以及海外先進醫治機構收治跨國病患的經驗日趨豐富,在不久的將來,至少在以救人為目的的嚴肅醫療市場領域,也將有機會更大范圍地去容納那些努力求生的群體。




              相似的緣起



              攜康長榮董事長、52歲的顧欣,留著指揮家一樣的長發,喜歡抽6.5元錢一包的中南海香煙。他出生在一個醫生家庭,從小就跟醫生、院長做鄰居,但自己當年在清華大學就讀的卻是與醫療毫不沾邊的核物理專業。畢業后,他在當時的核工業部工作一段時間之后還是決定自己創業。



              顧欣最早做了一家醫療咨詢公司,一方面是讓中國的醫生到國外參觀和學習先進的醫療經驗,同時幫助國內醫院引進國外的先進醫療項目,這其中也包括質子、重離子技術。


              早在2008年的時候,國內相熟的醫生知道他跟許多擁有該放療技術的國外醫院資源聯系甚密,就曾請他幫忙安排患者去國外看病。2012年,顧欣成立國際醫療事業部,專一安排中國的腫瘤癌癥患者去國外接受治療。

              攜康長榮正式接待的首位客戶是一個41歲的女性肺癌患者。當時她的癌細胞轉移很快,國內醫生診斷預計最多只能再存活幾個月。顧欣對質子 、重離子治療資源的關注,當時還是針對較大病種,一旦需要對接具體的病案,他一時間也不知哪家醫院能夠收治。他想到自己不久前曾帶著中山大學附屬醫院的醫生到日本筑波大學附屬醫院學習,而對方醫學教授講到案例跟他的客戶癥狀幾乎相同。就這樣,顧欣順利完成了第一筆救人的生意。

              2015年7月份,記者在北京見到了盛諾一家創始人蔡強。2009年,已經全家移民澳大利亞的蔡強回國,次年創立盛諾一家。在此之前,他完全是一個醫療市場的門外漢。但是在2014年,已經作為海外醫療中介機構中的佼佼者,盛諾一家獲得了紅杉資本的注資。對此,蔡強也不想謙虛,他會把“紅杉資本成員”當做賣點,偶爾拿出來為自己做做品牌宣傳。

              蔡強5歲那年,左眼患弱視卻因為醫生的漏診而導致左眼視力幾乎完全喪失。上世紀90年代,他的兒子在國內剛出生時又不幸染上新生兒肺炎,醫生下了病危通知書并扔下一句“孩子可以搶救,但必須要交300塊錢”。蔡強抱著快要死掉的骨肉四處找人借錢才保住了命。

              “上上下下借錢,就是那么絕望?!绷钠甬斈陝撧k盛諾一家的理由,蔡強向記者回憶起當年這段為子求醫的痛苦經歷。受此刺激,蔡強辭職創辦了一家留學中介機構賺錢,此后又繼承了家族的事業。在賺到足夠多的錢后,他便毅然決然帶著全家人移民到了澳大利亞。

              蔡強的女兒在澳大利亞出生。用他的話說,自己碰到了“在國內從來沒有經歷過的事”——女兒的第一張照片是醫生的相機拍下的,產婦生子后竟然也不用經歷中國傳統的“坐月子”流程,他作為家屬在醫院可留宿陪護,院方居然還為其提供睡覺用的棉被。

              蔡強就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當時我就想,原來醫院也可以是這樣的——醫院把你當客人看待,醫生全都這么親切和藹,這給我很大的觸動”。

              這次光顧所謂“發達國家醫院”的經歷,讓蔡強印象深刻。他一回國就開始向國內三甲醫院的幾位醫生朋友詢問,為患者提供赴海外就醫渠道這個想法到底能不能成,病人有沒有需求。朋友們的反饋并不理想,大家都覺得這事情不靠譜。但一組公開的調研數據給了蔡強決心:中美兩國在癌癥五年整體存活率上有著顯著差距——30%對比66%。

              在蔡強離開中國的8年的時間里,這個國家的變化也是日新月異的。某種意義上說,每件事、每個人仍舊是圍繞著錢包打轉,但富裕階層的規模正在極速壯大。

              “他們會不假思索讓孩子去海外讀書,可一旦有了病,就算你是億萬富翁,也得在協和醫院的走廊里待著”,這就是蔡強眼中的資源極度有限的國內就醫環境,也鑄成他對這個海外治病市場前景的樂觀。

              “我還沒看到任何一件事情比去國外看病值得,你有錢買法拉利,為什么不去尋求更好的醫療去救命呢?”蔡強說。

              另一位對這個市場同樣樂觀的創業者是王剛。在踏入這個領域之前,王剛的父親晚年盡管生活方式非常健康仍不幸罹患上了賁門癌。確診時,癌細胞已經向肝部和肺部轉移。當中,王剛將救治的希望全部放在國內,陪著父親在各大醫院奔走,這段令全家痛苦煎熬的過程持續了一年半,父親還是去世了。

              說起這段傷感的往事,這個瘦削的男人坐在自己的辦公室,一邊埋頭沏著一壺普洱茶,一邊對記者黯然總結,“其實,論起醫院的硬件設施、藥品、器械治療方式就算都沒問題,但除了這些,軟件上的東西也很重要。我父親當時就因此喪失了求生欲望,他覺得治療的過程沒有尊嚴?!?/p>

              父親的去世成為王剛創業的直接原因。守在老人身邊的時候,他就已經時常在想,到底有沒有一套可以獨立于現有醫療體系之外的全新醫療解決路徑。

              王剛的厚樸方舟成立于2008年。之前他曾在旅游、外貿和金融領域持續創辦過4家公司,已經賺了不少錢。

              “但凡能選擇出國看病的人,哪個都在國內沒有點醫院關系?為什么又找我們,就是因為在國內實在沒有辦法了?!痹陬櫺揽磥?,富裕階層的患病者,跨洋求醫是剛性需求。

              蔡強、王剛在創業時也看明白了,盡管跨境醫療服務在中國還鮮有人知,但對于一位資金實力不成問題的客戶來說,他的需求只有一條:幫我找到最好的醫療資源。

              于是,這些中介機構的首要任務,就是先走出去尋找資源,其次才是尋找和服務好客戶。在這個問題上,顧欣因為多年從事跨國醫學經驗交流的中介咨詢服務,有此基礎后相對還比較容易些;而對于同樣也看好市場需求的蔡強和王剛來說,挑戰很大。理由很簡單——作為一家發達國家的頂級醫院,憑什么相信你的介紹?




              艱難開局



              蔡強的目標從第一天起就很明確——“我跟全世界最頂級的醫院合作,這些醫院就是美國排名前五的醫院”。


              說起來,邁出第一步的手段也很簡單,就是先在網站上找到這些醫院對外公示的聯絡郵箱,給他們傳一份談合作的信件。

              在信里,蔡強說得很真誠,他向對方強調自己創立的是一家嚴肅看病服務機構,只關注那些救人性命的疾病,而關于什么羊胎素美容、生孩子這些的需求則一概不碰。用這種方式,蔡強花了9個月時間,才終于陸續等到了來自包括美國麻省總醫院在內的一批上榜醫院的回復。

              在等待答復和與之進一步溝通的過程中,蔡強也在逐步了解美國醫療體系對接服務海外患者的相關內容。他發現,針對海外患者的治療,美國目前已經擁有最完善的服務體系,從網上申請到接送機和專業的醫學翻譯,頂級醫院都以開放的態度接納全球的患者。

              王剛同樣也渴望對接蔡強看重的那批醫院。除了美國,他還希望為患者打開赴日本求醫的大門。然而日本的情況與美國形成巨大反差。日本國內的醫療體制仍相對封閉,真正排名靠前的醫院,在2008年前后都還沒有設立自己的國際醫療中心,也都沒有接受國際患者的經驗。所以王剛當時跑到日本醫院去談合作時,對方一聽是外國患者,馬上就搖頭拒絕了。

              直到2010年年底,日本政府才推出了醫療簽證,并成立了專門機構以扶持日本國內醫院展開針對海外患者的收治服務。

              王剛對《財經天下》記者分析指出,海外的醫院當然會認真考慮這項服務風險。比如,患者來到醫院,如果對國家不了解,會不會遵守法規?會不會對別的患者帶來困擾?治療不是簡單的過程,手術后的跟蹤觀察、藥劑量的調整安排又該怎么落實?此外還有費用結算上的顧慮,以日本為例,醫院是后付費,治療完畢這些海外患者能不能保證可以順利結算所有的醫療費用?

              “醫生還只是其中一個環節,患者整個就診過程將涉及到方方面面的細節,如果沒有可靠的中間機構來做服務擔保,院方肯定不敢接?!蓖鮿傉f。

              對接日本醫療機構的過程中,王剛最終幸運地經一位日本朋友介紹,找到了日本癌研有明醫院的名譽院長中川健夫教授,才最終談下了第一家合作醫院。

              雖然直到現在,海外病人如果以個人名義直接聯系日本幾家頂級醫院,還是會被拒絕收治,但王剛花了兩年多的時間,終于以中介機構的身份得到院方的肯定。

              但面對記者,王剛并不太愿意提及自己的第一個客戶是怎么尋找來的。這是一位21歲的骨肉瘤男性患者,同時也是他的遠房親戚?;颊咴趪鴥饶硞€三甲醫院做了兩次手術后,效果并不明顯,家人求助到了王剛這里,他二話不說,趕緊把病例資料發給了一家日本醫院,對方也愿意接受。但患者父子剛到達日本,就遭遇到一件很狗血的事情——因為對接體系不完善,意外地被幾個在當地的中國人騙走了。他們向患者提供了一個費用高達幾十萬元且在上世紀70年代就被FDA(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否定了治療方案。

              這個事情發生后,王剛把日本渠道的負責人全部開除,并停掉日常運營,開始內部反省。




              對接患者客戶



              根據蔡強的判斷,客戶首先會很容易被頂級醫院的光環吸引過來。在創業初期,他花了不少錢,把那些經過合作醫院批準的推介文案,以廣告的形式投放在了國內的一些高端雜志上。

              做完第一次投放廣告后,蔡強還擔心咨詢電話會被打爆,因此提前一個小時就到了辦公室??赡翘?,桌上的電話卻壓根就沒響。

              “那個時候同事里沒人敢進我的辦公室,害怕我說話眼淚就掉下來,因為廣告費真的很貴,一個版面就十幾萬元?!辈虖妼τ浾咛寡?,市場營銷投入過高,一度讓公司上下壓力很大。

              盛諾談下的第一個客戶,早期也差點把蔡強當騙子。當時,盛諾一家和某合作醫院在北京一家酒店舉辦活動。那家酒店的活動負責人身邊剛好有個朋友的孩子得了惡性腫瘤,嚴重到國內的醫院已經不愿意接收的地步。他把盛諾的情況介紹給那位孩子家長。這位家長彼時雖然已經有帶孩子出國看病的打算,卻仍然害怕,這酒店活動上真能請到一位哈佛教授光臨?怎么證明他的身份,該不會是從大街上找來隨便冒充的吧……

              這位患者家屬謹慎到特意通過美國的親屬打電話求證才最終打消了顧慮。

              所以,盛諾早期嘗試在國內打開市場的過程并不那么容易。在剛創立的前兩年,公司接待的客戶總計還不到20人。公司合伙人中有人因此覺得市場前景渺茫便選擇退出。蔡強頂著壓力,只好把對方的股份全部買下來。

              “如果出國看病的需求真的存在,為什么這么慘淡?”蔡強花了一段時間才真正理解了,客戶心里的最大疑慮到底是什么。

              說白了,這些患者平時在國內想要預約到相關頂級專家簡直難比登天,要讓他們相信,眼前的這家中介機構可以很輕松地為他們聯系到諸如美國麻省總醫院這樣的機構專家為自己治病,這樣的溝通信任,的確需要一定耐心和時間才能獲得積累。

              蔡強對記者回憶說,市場局面直到2012年下半年才有所打開。公司接待的客戶在當年6月份后開始急劇的增長。2013年,盛諾剛剛跨入行業內明星機構的行列,蔡強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表示,希望自己從事的這項業務“在10年內可以挽救1000個生命”。他告訴《財經天下》周刊,現在每年盛諾接待的客戶已達到上千人之多。

              盛諾一家的員工由當初不到10人發展到現在的110人,公司也搬到了空間更大的北京王府井東方廣場,并在上海、廣州、杭州建立了分公司。

              <p style="margin-top: 0px; margin-bottom: 25px; padding: 0px; outline: 0px; max-width: 100%; clear: both; min-height: 1em; color: rgb(34, 34, 34); font-family: system-ui, -apple-system, BlinkMacSystemFont, "Helvetica Neue", "PingFang SC", "Hiragino Sans GB", "Microsoft YaHei UI", "Microsoft YaHei", Arial, sans-serif; font-size: 17px; letter-spacing: 0.544px; text-align: justify; white-space: normal; 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overflow-wrap: break-word !

              cache
              Processed in 0.007533 Second.
              放荡护士的奶水

                        <address id="ffnvn"></address>

                        
                        

                        <address id="ffnvn"><form id="ffnvn"></form></address>

                          <form id="ffnvn"></form>